• 与女士同行

    来源:泰州晚报2017-10-16查看数:0
     
     【作者简介】
        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与女士同行
        □陈社

        1990年秋,泰州市文联组织去海军泰州舰慰问,书家、画家、作家等老中青十余人,皆男性。临行前得知有两位年轻女歌手加盟,灰色的阵容中将增添几多绚丽,无不欣然。
        开车时辰既过,包租的中巴却了无音讯,二女士也约好了似的不见倩影,男士们所能选择的惟有耐心了。终于,二位风风火火地接踵而至,两颊飞红、气喘吁吁,历尽千辛万苦的样子。随行相送的先生模样更绝,披挂着鼓鼓囊囊的大包小包,手足无措地托付过来,慌不择路地怏怏而去。女士们则已发现了新大陆——中巴未到,便一个劲地埋怨公交公司,催着打电话去查询,理直气壮,引得大家直笑。
        中巴司机家居农村,大约属于贫下中农子弟,朴实中透出一点狡黠,不知什么缘故,总是向两位美女炫耀把方向盘的风光和实惠而讳言历史。美女们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路上尽向他讨教农田水利问题,一本正经,弄得人家哭笑不得。车子便不断出故障,险险乎乎地挣扎到吴淞军港,已是灯火一片了。
        舰上官兵并基地首长已等候多时,车抵舰前,汽笛声声致意、战士列队敬礼,真让人有点儿受宠若惊。两位女士更是喜形于色,频频挥手答谢之余,对晚餐的丰盛与否进行了种种预测并很快达成了共识。部队比较讲究等级区别,接待工作上时时有所体现,对我这个带“长”的领队自然尊重有加。女士们颇不以为然,认为我住的单间于她们更合适,茶几上的水果之类也多了点,担心我消受不了,愿意给予无私的援助……L女士多年前与我同台演过话剧,想必以为我没有变,历来对我直呼其名,无拘无束,还像当年那个大大咧咧的中学生。S女士则要含蓄、迂回一些,不像L那么旗帜鲜明,但实际行动方面并不示弱。不大一会儿,茶几上便空空如也。
        慰问活动的高潮是军民联欢会,双方各出一个主持人,节目也是一替一地轮流上,擂台赛似的。舰上官兵来自五湖四海,故而南腔北调大会串,丰富多彩。我们则以即兴表演为主,好几位是被赶着鸭子上的架,未免逊色。幸好有两张王牌,才算撑住了门面。一是书画家的现场表演,浓墨重彩、笔走龙蛇,使大家得饱眼福。又当场把我市十多位金石高手事前为舰上全体官兵篆刻的私人名章分赠各人,他们更是如获至宝、惊喜万分。再一张王牌就是两位女士的美妙歌喉了。S女士的拿手好戏是《长江之歌》,随着那奔腾激越的旋律,场内掌声如潮、和声四起,独唱竟演变成了雄壮的合唱。L女士出自京剧科班,信手拈来几段,字正腔圆、极具韵味,地道的“梅派”风范。主持人又恰到好处地点题:此乃梅兰芳故乡的梅派弟子献给梅乡荣誉市民(泰州舰官兵均为泰州市荣誉市民)的梅派唱腔,官兵们的偏爱溢于言表,“再来一个”的呼声不绝,硬是不让L女士退场。
        离别前一日安排了几个小时上街购物,两位女士嘻嘻哈哈地比谁都跑得快,转眼就没了踪影。不料没多久却在淮海路遇到了她们,哭丧着脸愣在路边。原来L女士的钱包丢了,坐在路边吃棒冰怕弄脏裙子,用钱包垫着,吃完棒冰拔腿就跑,偏巧拾得钱包的不是雷锋叔叔。这样的时候,男士们更有事做了,一会儿陪着去派出所报案,一会儿赶到邮电局挂长途(钱包内有储蓄存单需紧急挂失),再没有时间和兴致去采购什么了。
        当晚的饯行宴会便蒙上了悲壮的色彩。尽管L女士叮嘱大家不要再提白天的事,免得扫兴。机警的主人们却明察秋毫,心中有数得很,对L女士就分外热情,轮番敬酒,激赏她的梅派唱腔。L女士难却盛情,只得端起了酒杯,慢慢地,气氛活跃起来了。对酒当歌,L女士再舒玉喉,《女起解》《宇宙锋》《杜鹃山》……一发而不可收。最是情景交融、声情并茂的当数《贵妃醉酒》了,就着现成的道具,如泣如诉、如痴如醉,举座无不动容。连后来不大敢与女士搭腔的司机也不由自主地扯开嗓门,飘飘然地吼了几句“临行喝妈一碗酒”。
        回来的路上,二女士兴犹未尽,相约来年再去慰问,男士皆笑曰:“当然当然,乐与女士同行。”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彩16安全吗”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